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去彤姐家主场作战
去彤姐家主场作战

去彤姐家主场作战

我们打的就去彤姐的家,彤姐的老公到外地参加研讨班,不在家,这让我们更随心所欲。不过现在我们俩都已是很累,当然了,经过包房那场激战,现在哪还有精力啊。

  我没有精力欣赏彤姐的家就随彤姐走进了卧室,嘿,床头一幅大大的相片,那不是彤姐和她丈夫的结婚照吗。看着他们甜蜜的样子,我顿时醋意大涨。一把把彤姐甩向床,像饿狼扑食,我整个身重压在彤姐的娇躯上。

  我狂乱的扯开彤姐的衣服,一手伸向那似乎要挤出罩衣的乳房,一手粗暴的探到彤姐的裙底,窄小的内裤阻挡不了我,我的手指透过内裤的边缝一下钻到彤姐的三角地带;我此时的心中妒火中烧,我脑海里出现一幅画面:我在彤姐的丈夫面前把粗大的肉棒插进本来只有他能独享的肉洞,当着他的面,把彤姐推向一个又一个的高峰……

  胡乱中我根本解不开彤姐罩衣的扣子,我毫不犹豫,用力拉扯,可怜的扣子没两下就被我用蛮力拉开了,我又一甩,把罩衣甩到了一旁。我俯下身,嘴啃向彤姐白挺的娇乳。我用力的啃弄彤姐凸起的乳头,彤姐发出“啊”的声音:“疼……”我没有理会,继续着我的疯狂。

  裙下的内裤也好不到哪去,也不知道被我扔到哪个角落了,我嫌一只手指不过瘾,已经把两根指头伸进彤姐的肉洞里,指头在蜜洞里胡乱的抠弄着、抽插着。

  彤姐当然不知道我此时的想法,她不清楚我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发起狂来。“老公,……呃,慢慢来……不要弄疼我啊……”

  但是胯下的兄弟还在休息,我翻过身,指着自己的胯下,“老婆,来,帮我吹吹。”

  我不知道彤姐有没有和她老公试过口交,但是我现在就要她为我口交,我要她上面的那个洞!

  彤姐乖乖的听话,爬到我身边,轻轻的解开我的皮带,拉下我的长裤,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疲软的阳具。看来彤姐和她老公还是试过口交的,这样也好,这样能让我更加舒服,不过我的心总有种不爽的感觉,因为彤姐的嘴不是我开的苞,我当然有点不爽。

  但是现在容不了我多想,来自下体的刺激让我回到现实。我的内裤也被彤姐扯下了,纤纤细手爱抚着我的肉棒,玉指象弹琴一样,弹弄着,小手箍在我的肉棒上,撸着,另一手轻轻的捏着我的睾丸。

  彤姐拱起圆臀,俯下娇躯,一头贴向我的大腿根部,我知道,迎接我的很快就是彤姐红得似火烧的香唇了。

  彤姐如丝的丁香灵巧的舔着我的龟头,一手慢慢的把我的包皮向上撸,彤姐的舌头更是自由的舔噬着我的马眼、我的龟头。

  彤姐的口交看来还是很有经验,她完全懂得取悦男人的要领。

  说实在的,我下体此时肯定是有股骚味,因为之前我们在包房做爱,我们流出的爱液把我们俩的下体都完全粘湿了。但是彤姐没有显出半点厌恶的表情,仍然专心的替我吹箫。

  彤姐微张双唇,一下含住我的龟头,口中的丁香不停的扫舔着我的马眼,还用牙齿轻轻的咬了我几下;手扶着还没硬的肉棒,顺着包皮撸着,另一手刺激着我的睾丸。

  这回轮到我要呻吟了,下体的刺激传到脑间,脑中枢神经传递着我的亢奋,我的肉棒也渐渐开始膨胀。

  彤姐实在太棒了,她体会着我的亢奋,更加卖力的舔弄。她象舔吮冰棒一样,顺着我渐硬的阴茎,上下舔吮。

  我整个人休闲的躺在彤姐卧室里的双人床上,张大双腿,一个大字形,享受彤姐的体贴服务。我手伸到床上,碰到一个抱枕,我就把这抱枕塞到我的屁股下。有了这抱枕的垫背,我整个大腿根部就完全暴露出来,连屁眼也毫无遮拦的摆在她的眼前。

  彤姐也稍微欠了一下身,把秀发捋过一边,俯身继续“评箫”。彤姐把我整支肉棒完全含在口中,任由我的肉棒在她口中逐渐变大变长,口中温润的津液就像催化剂,催涨着我的肉棒、催长我的肉棒。

  涨大的肉棒已经抵到彤姐的喉咙,龟头都能够感受到喉壁的蠕动,而彤姐还是卖力的含住我的肉棒,只是听得吞咽口水的声音。

  彤姐的深喉功可真是厉害,象茵茵就不能跟彤姐相比,每次我想把肉棒顶深点,茵茵都会马上吐出我的肉棒。想想也是,彤姐怎么说都已是人妻,当然会比较熟悉男人心。

  接着彤姐慢慢吐出我的肉棒,马上就张嘴含住,一吐一含,倒也别有风味。彤姐张着“O”型的嘴,一前一后的吮吸着我已渐渐胀大的肉棒,“泊泊”的声音很是动听。

  我顽皮的拱了拱屁股,肉棒就顶到彤姐的喉咙深处,彤姐一下吐出我的肉棒,急喘的咳嗽着:“老公,咳……你好坏啊……咳……”

  “呵呵,老婆,不要只舔我那个地方啊,还有别的地方等着你哦。”我淫荡的笑着。

  彤姐真是冰雪聪明,一点即通。她把嘴唇对准了睾丸囊,一颗一颗的含弄、轻咬;同时手握住发硬的阳具,一撸一撸。彤姐的香唇慢慢的扩散到我的大腿根部,流出的口水粘湿了我硬黑的阴毛,也湿淌着我的大腿根部。

  下体温润的感觉让我激动的喘息着,“嗯……”肛门也出现缩紧的冲动,这显然鼓励了彤姐心中的欲望,彤姐的双唇顺舔着我的大腿根部,慢慢触到我的肛门。

  彤姐先用指甲轻轻刮着肛门周边的褶皱,这已经让我更加兴奋,“嗯……爽……”

  快感还没结束,彤姐马上又用她的香舌舔向我的肛门,从旁边的褶皱向中心舔去,湿湿的感觉让我更觉兴奋,握在彤姐手中的阳具又涨大两分。撩动还没结束,彤姐小巧的舌尖淘气的钻进我的肛门里,钩舔、转圈,哇,太爽了,这美妙的感觉实在太让人激动了。

  显然重点并不是在肛门这里,但是就是这样简单的舔弄,我的阳具又是撑起龟头小伞,完全绷紧了。慢慢的,彤姐又顺着我的大腿根部往上舔,我知道,那撑开的小伞现在马上要再次经受雨水的浸泡了。

  彤姐夸张的上下摆动着头,长长的秀发散乱的飞舞着,尽可能的将我的阳具吞多一点、深进一点。彤姐鼓起腮帮尽量包含我的肉棒,香舌时而轻顶我的马眼,时而扫舔我的龟头,小手箍在我的阴茎上,也随着她上下摇摆的头,上下套动着。

  很快,我感到龟头也已分泌出丝丝蛋清一般的液珠,但是很快就被彤姐用温暖的香舌舔吞掉;我的脚也渐渐伸直,快感前的张力扩展到我的全身。“呃…嗯…快,快,……嗯……“

  彤姐更加卖力的吮吸着,箍在阳具上的小手上下的速度也加快了,而她的另一个手却在我的肛门处悄然而至,细细的小指头在我还在享受龟头、阴茎传来的快慰的时候,一下捅进我因兴奋而微张的肛门里,在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之下、在这龟头、阴茎、肛门同时感到刺激之下,我“啊……”的一声,全身绷紧,阳具激动的抖动几下,我射了。

  因为之前已经喷井过几次了,这次喷射的冲力就没那么大,彤姐自如的处理着后继的事情,双唇含住龟头紧闭着,手继续用力的套动着,香舌舔弄着龟头残余的精液;彤姐很有技巧地没让精液流出她的口中,她把我的阳具滑出口中,不加思索就吞下了我射出的所有东西。

  我没想到彤姐竟会把我射出的精液一滴不剩的吞下去,我感动得想和她再度春宵,可是我们都累了,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我们双双脱下衣服相拥而眠,这一夜,我睡得很香、很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