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把人妻烤了吃
把人妻烤了吃

把人妻烤了吃

「林总,您这边请。」一个身材矮胖的中年男子恭恭敬敬地打开车门,满脸堆欢地迎接着一个看起来比他至少年轻十岁的男人。

  矮胖子名叫李中,最近他的生意遇到了大麻烦,唯一能救他的就是这位林总。

  狭窄的小巷,昏黄的路灯,林峰看了看李中又看了看眼前的铁门,这哪像什么高级娱乐场所。

  林峰纵横商场这么多年,大场面不知道见过多少。

  要不是李中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一定是他没见过的玩意他才不稀罕来。

  可是眼前的环境实在让他失望,他甚至有些怀疑李中是否居心不良。

  李中看出了林峰的犹豫,赶忙陪着笑说道:「哈哈哈,林总啊,您还信不过兄弟我吗?您跟我进去看看,要是不满意您拔腿就走,我绝不拦着。」李中说着伸手打开了铁门,里面黑洞洞的一片,什么也看不清楚。

  虽然心里有些打鼓,但林峰可不想被李中看扁了,他只微微一笑就迈步走进了铁门。

  李中跟在后面把铁门锁好,两人一前一后走过一条幽暗的通道,又打开一道铁门眼前这才豁然开朗。

  只见里面是一座圆形的大厅,大厅被建成中间低四周高的形式,有点像缩小版的古罗马的斗兽场。

  而在这个斗兽场里爬行着的却不是什么吃人的猛兽,而是一个个赤身露体的女人。

  这些女人脖子上都带着一个狗一样的项圈,她们也像狗一样用四条腿在地上爬行。

  大厅里的男人们可以任意地把她们牵出来以各种姿势做着淫荡的游戏。

  林峰纵横商海多年,风花雪月的场所也是见过不少,然而像这样放肆而又粗暴的场景他还是第一次看到。

  「李中,这是怎么回事?」

  李中却故意卖个关子说道:「嘿嘿,林总,您别着急,待会您就看明白了。」这时大厅里的灯开始渐渐熄灭,只剩下了大厅之中的一盏聚光灯,灯光打在地板上自然形成了一座圆形的舞台。

  大厅里的人们开始退向四周,把灯光打亮的范围让了出来,李中解释道:

  「您瞧,林总,这不好戏才正要开场。咱们也退一退吧,后面看得更清楚。」林峰点了点头和李中一起退到了四周的高台上,他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各位来宾,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光临我们的宴会,下面请让我为大家献上期待已久的主菜。」

  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走上台鞠了一躬,几句简单的开场白就换得观众们热烈的掌声,看来大家对这道「主菜」倒是非常期待,林峰的心里也不禁又多了几分好奇。

  「这个人叫海,是这里的调教师,就是专门训女人的。」李中像个解说员一样殷勤地为林峰解释着。

  在海的开场白过后,随着灯光的指引,一个年轻的少妇也走上了台。

  「林总请看,这就是今晚的主菜。」李中一边眉飞色舞地解说着,一边伸手抹了抹嘴唇,看来他对这道主菜也是期待已久。

  那少妇看年纪不会超过三十岁,满头乌黑的长发拢在脑后,直垂到背心的发梢上微微烫了几个卷,一张文静的鹅蛋脸配着两片薄薄的红唇,挺直秀丽的鼻梁上驾着一副黑框小眼镜更显得端庄贤淑。

  少妇身上穿了一件医生的白大衣,胸前还别着一个胸牌,看上去就像一个正在上班的医生。

  白大衣似乎也经过了改制,收紧的腰部凸显出少妇性感的曲线,胸前的一枚纽扣被饱满的乳房绷得紧紧的。

  白大衣的下摆依旧很长,但前后的开衩都分得很开。

  少妇走路的时候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就会从摆动的下摆间露出但很快又被下摆重新遮住,这种高山上的云雾般半遮半掩的感觉却更能挑动旁观者的眼球。

  随着咔哒咔哒的高跟鞋声,少妇走到了舞台中央。

  林峰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忍不住走上前两步揉了揉眼睛,那少妇的胸牌上赫然写着「H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孙小梅」。

  这怎么可能?这个女人竟然会是自己的妻子?

  这是林峰的脑袋里也说不上是愤怒是难过或是惋惜,他一下子就惊呆了,孙小梅就是他的妻子。

  在家是端庄贤淑的贤妻,在外是认真负责的大夫,所有认识她的人对她的评价都是贤妻良母。

  一个就连晚上和自己做爱时都不敢叫出声的女人竟然会来到这种淫乱的场所,这叫人如何能相信。

  李中看到林峰反应有些异常忙试探着问道:「呃,林总,那个,这个女人不合胃口?」

  林峰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无论如何在把事情搞清之前他不能让人知道孙小梅是他的爱人。

  「咳咳,没什么?这个女人很好。」林峰干咳了两声说道。

  这时候舞台中间的孙小梅开口说话了。

  「大家好,我叫孙小梅,是市医院的一名医生。」听到这里林峰的脑袋又是轰的一声,直到刚才他还在告诉自己这个女人只是长得和小梅很像,但是现在他终于确信了,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连说话的语气都和小梅一模一样。

  孙小梅伸出洁白的纤手拢了拢耳边的长发继续说道:「我结婚已经五年了,但是我的老公总是忙着做生意,根本没时间陪我。我,我很饥渴。」说到这里孙小梅的语气不由得有些发颤,白玉般的脸颊也有些泛红,看得出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这种话还是让她觉得很羞耻。

  一旁的海伸出一只大手突然拍向她那被白大衣包裹的屁股,孙小梅就像触电了一样全身一颤,朱红的嘴唇一张发出一声低婉的申异。

  海揉捏着她柔软的臀肉说道:「继续说啊,小梅,都到这里了还害什么羞啊?」孙小梅就像一个听话的乖宝宝一样轻轻嗯了一声然后继续说道:「我,我很饥渴。我的老公没时间满足我,所以,所以我想让大家轮奸我。

  请大家都来享用我淫荡的肉体,把我彻底轮奸之后杀掉,然后把我的淫肉一点不剩的全都吃掉。这是下贱的肉畜孙小梅一个卑微的愿望,求大家能够满足我,嗯。「

  也许是由于害羞的原因,孙小梅最后几句话说得很快,最后还发出了一个「嗯」的颤音。

  这种良家少妇的娇羞之态让美丽的孙小梅变得更加诱人。

  孙小梅的话在林峰听来不亚于是晴天霹雳一般,结婚这几年以来自己一直忙着做生意,确实疏忽了对妻子的关心。

  但是一向端庄贤慧的妻子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林峰想着想着不由得喃喃地说道:「这,这是真的吗?」

  一旁的李中却错误地理解了林峰的意思,他赶忙赔笑着说道:「当然是真的。

  林总,不瞒你说,这个孙小梅在这里的肉畜当中是出了名的淫荡。

  别看她现在一副矜持的样子,只要鸡巴一插进去就浪得像发春的母猫一样。

  嘿嘿,兄弟我也操过她几次,那小逼真是紧得不行。我看他老公多半是个废物,要是让我守着这么个尤物每天最少得操她三次。「林峰狠狠地捏了捏拳头,深吸了一口强行压住了一拳打花了李中的冲动,在事情弄清之前他一定要忍耐。

  这么想着,林峰索性就坡下驴,转过头来继续问道:「那她说的把她轮奸之后吃掉是什么意思?」

  李中神秘地一笑说道:「就是字面意思,待会大家把她轮奸一番之后就会把她杀死吃掉。刚才我就说过了,她就是今晚的主菜。」「那,那不是强奸杀人吗?」林峰吃惊得瞪大了眼睛。

  「放心吧,林总。」李中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这里的老板后台硬得很,这里每个月都要杀掉几只肉畜,从来没出过一点岔子。您尽管放心享受,女人的淫肉您还没尝过吧,鲜得很呢。」这时候舞台上的海又说话了,他像抚弄着什么小动物一样抚摸着孙小梅的头发说道:「真是个淫荡的肉畜啊,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被轮奸了吗?」孙小梅轻轻咬了咬嘴唇有些喘息地说道:「是的,小梅的小穴已经痒得受不了了。」

  「好啊,那你就自己把衣服脱掉吧。」

  「是。」孙小梅答应一声,伸出葱白一样的手指轻轻解开了胸前的第一个纽扣。

  白大衣紧绷的前襟一下子被孙小梅饱满的乳房弹开了,挣脱了束缚的乳房像探头出水的鱼儿一样,两个鲜红的乳头一颤一颤彷佛正在享受着新鲜的空气。

  孙小梅解开了全部的纽扣,彷佛维纳斯雕塑一般完美的躯体从布料的遮掩下渐渐袒露了出来。

  饱胀的乳房,平坦的小腹,小巧的肚脐,再加上三角区上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裤,在场的男人们几乎全都不约而同地吞了一口口水。

  海伸出两只大手扯住孙小梅脖子后面的衣领猛地一撕,只听哧啦一声,孙小梅的白大衣被他从背后整个撕成了两半。

  两片残破的白大衣顺着孙小梅纤细的手臂滑落到地上,只穿着一条内裤和一双丝袜的完美躯体在聚光灯下像美玉一样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孙小梅还是有些害羞,忍不住横过一条手臂挡住了胸前的两粒樱桃。

  随着她的动作背后的两片肩胛骨在光洁的肌肤下微微移动,皮肤和肌肉的颤抖让人觉得孙小梅的背后彷佛像天使一样要长出一对洁白的翅膀。

  海伸出一根手指从孙小梅的腰间顺着脊背正中的一条浅沟滑到了她的脖子上,一张英俊的脸庞也凑到了孙小梅的耳边轻声说道:「多么完美啊。这么完美的肉畜一定会很美味。」

  海灼热的气息喷在孙小梅的耳朵了,那种痒痒的诱惑感从耳朵一直蹿到了孙小梅的心里。

  孙小梅忍不住夹紧了双腿,白花花的身子像蛇一样轻轻地扭动着。

  海轻轻地笑了一声说道:「小贱货,这样就受不了了?」说着伸出舌尖在小梅晕红的脸蛋上轻轻一舔,孙小梅忍不住发出一声诱人的呻吟双腿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那一声娇柔的呻吟让林峰不禁想起了他和小梅的洞房花烛之夜。

  那时带着七分醉意的林峰送走了宾朋不由分说就抱起小梅将她压倒在柔软的床垫上。

  小梅羞得不敢看他,挣扎着熄灭了屋子里的电灯这才任由他剥开了那身象征着纯洁与美好的婚纱。

  他纵情地在小梅身上驰骋,同样兴奋的小梅却根本不敢叫出声音,她咬紧了嘴唇保持着自己的矜持,只有那双柔软的小手在林峰的背上疯狂地宣泄着她的激情。

  虽然没有灯光,但朦胧中林峰还是能看到小梅那娇羞的脸庞。

  林峰当时只觉得小梅就像一枚可爱的苹果,他忍不住伸出舌头在小梅脸上用力一舔。

  「嗯——」

  随着林峰那一舔小梅紧咬的双唇间迸发出一声饱含着娇羞的长吟,林峰和小梅同时达到了高潮。

  林峰曾经觉得那声呻吟就是人间最美妙的乐章,一首小梅为他一个人唱起的爱之乐章。

  但是今天在众目睽睽之下小梅却在和另一个男人缠绵。

  围观的人们看到孙小梅的娇态无不觉得虚火上升,有的忍不住掏出肉棒开始套弄,更有的直接抓过一只肉畜将坚挺的肉棒像拼刺刀一样狠命地刺了进去。

  周围的嘈杂将林峰从回忆中唤醒。

  林峰生气之余自己也觉得喉头一阵发干,从桌上抓起一杯冰水两口就灌了下去。

  李中微微一笑说道:「林总稍安勿躁,待会到了轮奸的环节您就能好好玩一玩这个骚货了。」

  台上的孙小梅柔软的身子像一条美人鱼一样斜斜地跪坐着,两只嫩藕般的手臂撑在地板上一阵喘息。

  海蹲下身子轻轻搂住小梅的肩膀,一只手伸到她的双腿间在黑色的蕾丝内裤上轻轻擦了两下。

  当他的手再抽出来的时候,修长的食指上已经沾满了亮晶晶的黏液。

  观众们看了发出一连串的嘘声,纷纷都在感叹着孙小梅的淫荡。

  孙小梅的一张小脸这些垂得更低了。

  海将沾满了黏液手指在小梅的乳房上蹭了蹭说道:「小梅,你这个小荡妇。

  不,你不是荡妇,你是一条淫贱的母狗。」

  面对海的羞辱,孙小梅却是甘之如饴。

  她顺从地将身子跪起来用膝盖和双手撑着地说道:「是,主人。小梅是一条淫贱的母狗。求主人来操我吧,小梅已经受不了了。」海用脚踢了踢孙小梅挺翘的屁股说道:「好啊,小母狗,那你就自己把内裤脱掉吧。」

  孙小梅嗯了一声伸手要去脱那条蕾丝内裤,海却突然间一巴掌打在了小梅的屁股上。

  随着「啪」的一声脆响和「啊」的一声长吟,孙小梅有些不知所措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海抬起脚轻轻踩在小梅白嫩的手掌上来回捻了两下说道:「蠢东西,哪里的狗会用前爪去脱衣服?自己想想该怎么做?」

  小梅的手掌只是被轻轻踩着其实并不觉得很疼,但是那种羞辱的感觉还是让她全身都为之一阵颤抖。

  她连忙俯下身子伸出鲜艳得像花蕊一样的小舌头在海的脚上舔了舔说道:

  「是的主人,小梅知错了,小梅知道该怎么做了。」海这才抬脚放开了孙小梅。

  只见孙小梅仰躺在地上,左脚踮起脚尖将浑圆的屁股从地上抬起,右脚向内弯进来直弯到了胯间,如丝袜包裹着的大脚趾轻轻佻起内裤的边缘向下拉动。

  孙小梅为了保持身材经常练习瑜伽,这样的动作对她来说并不算难。

  她就这样将内裤拉下一段,然后又换了左脚来拉另一边,直到内裤被拉到了膝弯的时候她这才弯起柔软的腰肢用她那张樱桃小口叼住内裤的蕾丝边将这块最后的遮羞布褪了下来。

  观众们看着孙小梅的表演都不禁喝起彩来,他们不只是在称赞着孙小梅的技术,更多的还是夸奖着这条小母狗的淫荡。

  孙小梅衔着自己的内裤爬到海的面前,挺翘的屁股轻轻地来回摇动,那模样彷佛就是一条早上为主人取回了报纸摇着尾巴请求夸奖的小狗。

  人群中的林峰不禁气得浑身发抖,起初他还在怀疑小梅是不是被人胁迫的。

  但是在这段主人与狗的角色扮演中孙小梅娴熟的表现显然是长期以来配合的表现。

  林峰虽然一直忙于生意很少有时间陪她,但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能让他的小梅幸福。

  林峰做梦也没有想到贤良淑德的小梅背着自己竟然会是一个淫荡的婊子。

  这是背叛,可耻的背叛!愤怒的林峰全身一阵颤抖,捏紧的拳头骨节都在格格作响。

  小梅淫荡的样子让林峰几乎有些不认识了,但是他还是决定继续忍耐,他要看看这个自己不认识的孙小梅到底有多么不堪。

  在舞台中央的海接过小梅的内裤套在食指上甩了两圈说道:「做的不错,乖狗。现在分开你的小穴让大家看看你有多淫荡。」「是。」孙小梅答应一声转身坐在舞台上,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轻轻曲起。

  由于腿上肌肉的收缩富有弹性的丝袜被撑的更加纤薄,透过黑丝的缝隙隐约可以看到孙小梅奶油般洁白细腻的肌肤。

  浑圆的大腿向两侧分开,小梅那诱人的秘处终于展现了出来。

  只见她小腹下面一丛浓密的阴毛被修剪成了一个规则的倒三角形,纤小的阴蒂彷佛刚刚发芽的种子从土壤中露出了一个鲜嫩的尖芽。

  再往下面那神秘的桃源洞已经微微开启,两片粉嫩的阴唇边缘处已经微微有些发黑。

  孙小梅伸出两个修长的手指按住两片阴唇向两侧一分,像花朵般鲜嫩的洞口豁然开放,一股清亮的花蜜咕噜一下从洞口中流了出来。

  「水好多啊,小贱人。」

  「等不及让我们操你了吧。」

  围观的人们看到这样的景象纷纷说着各种淫话羞辱着小梅,孙小梅忍不住闭上眼睛把头偏向了一边。

  这时海走到小梅的身手一伸手抄住了她双腿的膝弯,紧接着给小孩子把尿一般把小梅抱了起来。

  「来吧,让大家都好好看看你的淫穴。」说着他抱起小梅走到观众席前向在场的这些男女女展示着小梅的私处。

  当小梅转到身前时,男人们纷纷伸手去摸她那已经湿润不堪的穴口,有的甚至还把手指插进那温暖的洞穴中抽插两下。

  孙小梅只是紧紧闭着双眼,每当有人触碰到她的敏感部位时就发出两声嗯嗯啊啊的呻吟。

  很快孙小梅就转到了林峰的面前,紧闭着双眼的她根本不知道站在她身前的男人就是她的丈夫。

  林峰看着那诱人的小穴也忍不住伸手去摸,两片被流出的淫液打湿的阴唇在灯光下散发着宝石般诱人的光华。

  林峰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碰,小梅紧咬的双唇中发出「嗯」的一声低吟,两片敏感的阴唇向含羞草一样轻轻一缩显得煞是可爱。

  林峰看得已经呆了,他似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小梅的私处了,但是他印象中小梅的私处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和小梅虽然夫妻多年,但是害羞的小梅每次和他做爱时都要关上灯。

  只有那一次他一时兴起在两人兴致正浓的时候突然打开了灯,孙小梅羞得惊叫一声迅速地拉过被子挡住了脸,而胯下的美景却完全暴露给了林峰。

  从那次之后每当林峰在小梅面前说起「鸵鸟」两个字小梅都会涨红了脸挥起粉拳像个小孩子一样捶打他的胸口。

  在林峰的记忆中,小梅的阴毛虽然浓密但生长的很规则,从小腹向下均匀地蔓延到阴唇。

  两片粉红发亮的阴唇紧紧闭合,像两扇小门一样遮掩着美妙的洞穴。

  没想到这连林峰都不给看的隐秘之处她竟然就这样展露在大庭广众之下供人玩弄。

  很快海抱着小梅已经在观众席前转了一圈,他回到舞台上放下小梅说道:

  「怎么样,小骚货,想不想让大家操你啊?想让大家操你就要开口告诉大啊。」孙小梅雪白的胸口微微起伏,两只玉兔一阵颤抖。

  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是,小梅已经受不了了,求大家都来轮奸我吧。」

  海转向看台上的观众说道:「看吧,骚母狗孙小梅在求大家轮奸她,哪位朋友愿意第一个来玩一玩这只母狗吗?」

  李中轻轻捅了捅林峰的胳膊说道:「林总,上啊,好好玩一玩这个骚货,这家伙是个极品。」

  林峰这时的心理却又产生了变化,他突然很想看看小梅被人轮奸时的样子。

  背着丈夫出轨的妻子被一群男人轮奸,一种奇妙的诱惑力正在引诱着林峰。

  林峰摇了摇头说道:「不了,我先看看再说。」这时候一个身材矮胖的家伙走了出来说道:「我先来。」说着矮胖子挺着一根粗壮的巨炮走上了舞台,孙小梅看了一眼就又闭上了眼睛,但那剧烈起伏的胸脯却似乎显得颇为期待。

  矮胖子也是老实不客气,走到小梅身前一伸手抄起小梅的一双黑丝美腿扛在肩上,身子一挺粗大的阴茎一下子就没入了小梅鲜嫩多汁的阴肉之中。

  矮胖子一边抚弄着小梅的美腿一边卖力地抽送,小梅嗯嗯啊啊的哼声从阴茎插入的一刻就没有断过。

  矮胖子肥大的腰身不断撞击着小梅的大腿和屁股,啪啪啪的声音配合着小梅的呻吟组成了一首淫靡的乐章。

  「爽不爽啊,小骚货?老子干得你爽不爽?」矮胖子一边狠命地抽插一边问道。

  「嗯,爽,哦,好爽。」小梅有些含糊不清地回应道。

  「既然爽那就给我大声地叫出来啊!」矮胖子说着伸出拇指和食指在孙小梅的大腿上捏起一块雪白的嫩肉狠命地一扭,孙小梅痛得一下子睁大了双眼,张开的红唇中发出「啊」的一声长鸣。

  在这一声叫之后,孙小梅似乎真的放开了。

  伴着矮胖子的抽送,孙小梅也是卖力地挺动着臀部迎合着,胸前的肉球随着身体的蠕动而来回摇晃。

  一张小嘴也不在是紧紧闭着,淫词浪语开始不断的倾泻了出来。

  「哦,主人,主人操我。好主人,主人的大鸡巴操得我好爽。」受到孙小梅强烈地响应,矮胖子干得更加卖力,粗大的肉棒每一次都要撞在小梅的花心上,柔嫩的木耳随着肉棒的抽插而翻进翻出,带出一股股清澈的淫液发出一阵咕叽咕叽的响声。

  孙小梅扭动得更加强烈,两条纤细的小腿在矮胖子肩上来回踢动,两只黑色的高跟皮鞋都被她甩了出去。

  林峰看得直吞口水,他和小梅只见的性爱从来没有这般激烈过。

  一时间他甚至有些嫉妒矮胖子,嫉妒海,小梅从来没在自己面前这样放荡过。

  这时李中又凑过来说道:「怎么样,林总,我没说错吧?这小骚货看上去正经八百,操起来淫荡得不得了。」

  林峰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说道:「嗯,确实很淫荡,确实是个骚货。」这时矮胖子干得更加兴起,双手揉捏着孙小梅的乳房说道:「骚货,叫老公,说老公干得你好爽。」

  孙小梅狂乱地摇晃着脑袋回应道:「哦,主人,主人干得我好爽,哦。」矮胖子挥起大手啪地一声拍在小梅的乳房上,浑圆的乳球像果冻一样一震乱颤。

  「蠢货!」矮胖子骂道。

  「让你叫老公,不是主人!」

  孙小梅却仍是执拗地叫道:「主人,哦。

  主人插死我吧,插死我这个淫贱的小母狗。「

  矮胖子有些恼羞成怒,大手连连挥动,打得孙小梅一双雪白的乳球变成了红色。

  孙小梅被打得一阵哎呦哎呦地呻吟,却仍是不肯叫他老公。

  海是这里最资深的调教师,当初孙小梅刚刚进入到这里的时候就是他负责调教的。

  作为一个调教师必须了解女人的心事,这样才能够因势利导将一个女人变成一条肉畜。

  海知道按照矮胖子的方式小梅永远不会叫他老公。

  于是海走到小梅身边轻柔地捧起她的脑袋在她耳边说道:「怎么了,小梅,难道还在想着你的老公吗?你的老公已经不要你了。」「不,不会的。」孙小梅摇了摇头说道。

  「老公不会不要小梅的,老公会回来的。」

  「是的,老公已经回来了。」海的声音越发地轻柔变得像催眠一样。

  「我就是你的老公。来,让老公抱抱你。」海说着轻轻搂过小梅的肩膀,一只手在她的乳房上缓缓地抚摸。

  孙小梅迷离地双眼半睁着看着海,嘴里喃喃地说道:「哦,老公,我冷。」林峰听到「老公,我冷」这一句突然间全身一颤,他不由得又想起了三年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林峰的事业正处在关键时期,谈判成功的话他将在商界飞黄腾达,若是失败了他很可能就一辈子只能是个二流企业的小老板。

  就在谈判的那天,小梅却突然得了重感冒。

  卧病在床的孙小梅脸色苍白,娇小的身躯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

  那天她也是这样说的。

  「老公,我冷。」

  可是林峰为了事业还是狠了狠心提起公文包走出了家门,他告诉自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两人的明天,为了能让小梅幸福。

  难道就是因为那件事小梅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吗?林峰的思维变得一片混乱,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意义何在?

  而这时的孙小梅似乎已经完全被海驯服,她一边迎合着矮胖子的抽插一边放荡地叫着:「哦,哦,老公,老公在操我。哦,老公,操死我吧。小梅,小梅是个不知羞耻的贱货。老公,老公,操死我吧!」矮胖子在孙小梅的鼓励下抽插的频率越来越快,终于他闷哼了一声腰身死死地顶在小梅的臀跨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像奔马一样猛烈地冲击着小梅柔嫩的子宫。

  小梅也是全身陡然一僵,架在矮胖子肩头上的黑丝美脚猛地伸直,脚尖几乎要把柔韧的丝袜顶破了一般直直地伸向天空。

  小梅伸长了脖子发出一声舒畅的长吟,她和矮胖子一起迎来了美妙的潮。

  矮胖子喘息着将架在自己肩头的美腿放下,还沈浸在高潮余韵中孙小梅柔软的身体彷佛没了骨头一样瘫软在舞台上。

  矮胖子拔出自己的肉棒,硕大的龟头离开洞口时发出「啵」的一声轻响,一股浓稠的精液从小梅的洞穴中涌出。

  阴道中鲜红的嫩肉还在一阵阵地收缩,似乎还在享受着美妙的高潮,又像是在召唤着下一根肉棒的插入。

  海伸脚踢了踢瘫软的孙小梅说道:「怎么样,贱母狗?是不是很舒服?」「是,好,好爽。」孙小梅一边喘息着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海抓着小梅的后脖颈将她的脑袋拎起来说道:「还想不想再爽一次?想要的话就自己爬到贵宾们身边,然后求他们赐给你高贵的精液。」这是之前就设计好的节目,孙小梅要自己爬到观众中间求他们轮奸自己。

  孙小梅打量着周围的观众想要寻找一个更符合自己心意的男人。

  就在她四处打量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突然映入她的眼帘。

  那张脸虽然略显苍白,但无疑就是她的老公林峰。

  孙小梅像是触电了一样惊叫一声猛地站起,紧接着又砰的一声跌倒在地板上。

  海调教了她这么久却从来没见过她这种反应,他环顾四周却并没有找到究竟是什么刺激了孙小梅。

  「怎么了,小梅?不想让大家轮奸你了吗?你不是希望大家能够在彻底轮奸你之后把你宰杀吃掉吗?」

  小梅低垂着脑袋,一头乱蓬蓬的长发遮挡着她的小脸。

  她惊慌失措地抓起地板上一片被扯破的白大衣包裹住自己瑟瑟发抖的身体。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林峰竟然会来到这里,自己的所作所为全都被他看在了眼里。

  孙小梅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脑袋里一片空空荡荡的。

  她嗫嚅着说道:「不,不行了,我,我要走。」「走?」海有些疑惑地看着孙小梅,伸手拢了拢她凌乱的头发捧起她苍白的脸颊问道。

  「为什么要走?被大家轮奸之后吃掉不是你的愿望吗?」孙小梅眼圈一红,晶莹的泪珠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不,我不要了。我对不起我的老公。海,求求你,让我走吧。求求你。」「没用的。」海摇了摇头,将孙小梅紧紧攥着他衣襟的双手掰开说道。

  「就算我放你离开以你这污秽的身体,你还能面对你的老公吗?觉得对不起他也晚了,现在的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荡妇,你连说『对不起』这三个字都不配!」海的话像一把尖刀一样刺进了孙小梅柔软的内心。

  她好悔好恨,自己当初怎么会禁不住诱惑走上了这条路。

  海说得对,自己已经无法再面对老公了,自己就是一个连「对不起」这三个字都不配说的贱狗。

  海完全看穿了小梅的心思,他一伸手扯掉她身上披着的半片白大衣说道:

  「后悔了吗?现在想要当贞洁烈女已经来不及了。」说着海一手揪着她的头发将她拎起来一手握住她的乳房捏弄着说道:「你问一问在场的各位有多少人已经玩弄过你这淫荡的身体,你觉得你还能回到你老公的身边吗?」

  四周的观众们纷纷附和着喊道:「没错,你就是个贱货!」「我,我操过这个婊子两次!」

  「我操过她四次!」

  「我连她的屁眼都操过了!」

  「没错,那天咱们两个一起操的!哈哈哈哈。」大厅里想起一片哄笑,彷佛每个都在诉说着自己玩弄孙小梅的经历。

  孙小梅一双白嫩的小手挡在脸上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那每一声诉说都像是一把剑刺进了她的心里。

  海拨开她的双手说道:「干嘛挡起来?害羞了?害什么羞嘛,你好好看看,这里几乎都是你的常客了?」

  孙小梅根本不敢睁开眼睛去看,那些多多少少都让她有些熟悉的面容完全证实了海的话,证实了她就是个淫贱的婊子。

  但是海还要彻底摧毁她的内心,他用手指剥开小梅的眼睑捧着她的脑袋环顾了一圈周围的观众。

  「怎么样,小婊子?明白了没有?」

  这时候孙小梅的目光正落在了林峰的脸上,林峰默默地看着她,有些苍白地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微笑。

  孙小梅明白那是期待的微笑,每次林峰想要和她亲热的时候都会露出这样的笑容。

  难道他在期待吗?期待着看到更淫荡的自己?凭着多年以来对丈夫的了解她得出了这样一个惊人的结论,他在鼓励自己,鼓励自己继续淫荡下去,用自己的淫乱来愉悦他。

  孙小梅并没有猜错,连林峰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期望。

  今晚他所见到的不一样的小梅就像一个魔女一样不断地诱惑着他,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要看到她更加淫乱的模样。

  也许海说的对,他们两个已经回不到从前的时光了。

  既然如此他倒想看看小梅最淫荡的模样,然后在她最淫荡的时候结束她的生命。

  孙小梅微微地点了点头,她已经明白了,为了让林峰更加愉悦她决定要抛弃她那可笑的羞耻心。

  用最后的生命来取悦丈夫,这是她唯一能做的一点补偿。

  想到这里她收住了泪水微微一笑说道:「是的,海,我明白了。请大家继续来轮奸我吧,操我,彻底地轮奸我,然后把我杀死,把我的淫肉全都吃掉。」海也是微微一笑放开了孙小梅的脑袋说道:「嗯,这才是我乖巧的小梅。作为今晚的奖励我要赏赐给你最后的愉悦。」

  海一边说着转身从一个匣子里取出一个小巧的注射器,那是一种强力春药,能够极大地激发女性的性欲。

  使用之后女人将忘我地沈浸在强烈的性欲中,有时为了寻求刺激甚至会出现自残行为,因此这种药即便在这里也很少被使用。

  海抓起小梅一条嫩藕般的胳膊将粉红色的药液注射了进去。

  仅仅几秒的时间,孙小梅就感到自己全身都被一股火焰包裹住了,她急不可耐地爬向观众,嘴里含混地说道:「哦,我好热,好痒。求求你们,求你们都来操我吧。」

  就在她爬向观众这短短的几秒时间里,欲火焚身的孙小梅已经忍不住把手指伸进阴道里猛烈的手淫了起来。

  「哈哈哈,好个淫荡的母狗。你想要我们就偏不给你。」观众们看着孙小梅淫贱的模样却纷纷躲闪,故意要让她欲火焚身。

  更有一个男人抓过一只肉畜按倒在地上,掏出粗壮的阴茎当着孙小梅的面插进了那个肉畜挺翘的屁股里。

  孙小梅就像一只饥饿的野狗看到了烧鸡一样迅速地爬了过去。

  只见她仰躺在地上,从那个女奴俯伏的身子下面钻了过去。

  孙小梅用一双雪白的手臂撑起身体,伸出鲜红的舌头不断舔弄着那根正在进进出出的肉棒。

  她嘴里一边念叨着「给我,给我大鸡巴」,一边挺动着自己曼妙的腰肢。

  那不断挺起的臀跨一下一下撞在那个女奴的下巴上,彷佛要把女奴的人头当作龟头吞进洞穴里去一般。

  旁边的观众看着这样淫靡的场景再也忍耐不住,他们抓住孙小梅的脚踝像拖死狗一样把她拖回到舞台上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将自己的肉棒插进了小梅的淫穴和菊门中。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你进我退地挺动着身体,孙小梅夹在两人中间被顶得来回摇晃。

  她双手握住自己的一对柔软的乳房淫叫道:「哦,老公,你看到了吗?小梅,哦,小梅有多淫荡。啊,操我,操我啊,老公。」林峰知道那是小梅叫给他听的,他终于也忍不住掏出肉棒套弄了起来。

  受到孙小梅浪叫的刺激又有几个男人拥了上去,他们纷纷掏出肉棒在小梅身上挺弄,不但小梅下身的两个洞,连嘴里,腋下,胸口,手心,腿弯,脚底,几乎小梅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被男人们用来发泄性欲。

  如她之前所期望的一般,她现在被彻底的轮奸了。

  完全包裹在男人的阴茎中的孙小梅已经发不出一点声音,也看不到林峰正在为她而手淫。

  她已经完全沈浸在了药物和轮奸的双重快感之中。

  也不知过了多久,轮奸的人们换了一波又一波,小梅白玉般的身体几乎已经被精液覆盖住了,腿上的丝袜也被精液沾得粘稠不堪。

  又一波轮奸她的男人们退了下去,孙小梅无力地趴在满地的精液中喘息着。

  她终于看到了,看到林峰正对着她的方向套弄着肉棒,一股粘稠的精液正从他的肉棒中喷涌而出。

  终于做到了啊,她成功地取悦了林峰,这点成就已经让她很满足了。

  这时候海拿着一把锋利的匕首走到舞台中央,他看了一眼趴在精液中的孙小梅说道:「看来肉畜很满足啊。那么接下来也该她来满足我们了。有没有哪位来宾愿意帮我割下她的脑袋,让肉畜孙小梅真正成为我们今晚的主菜。」林峰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走上舞台说道:「让我来吧。」海恭敬地递过匕首说道:「那么就有劳这位先生了,您只需要割下她的脑袋,剩下的交给我处理就好。」

  孙小梅看到是林峰要来处死她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高兴,老公一定是原谅自己了,否则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来接近这样一个肮脏的女人的。

  她兴奋地爬起来,用满是精液的小手擦拭着脸上的精液,结果却弄得更加一塌糊涂。

  林峰看着孙小梅那傻得可爱的举动不禁微微一笑,他一瞥之间看到了孙小梅被丢弃在地上的蕾丝内裤,于是弯腰捡起了内裤,用她的内裤为她擦干净了脸上的精液。

  孙小梅高兴地流下了眼泪,她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说道:「小梅还想要最后一次取悦主人,请主人在最高兴的时候割下小梅淫贱的头吧。」孙小梅说着张开红唇一口把林峰刚刚射过一次的肉棒含在了嘴里。

  林峰的肉棒上还沾着一些粘稠的精液,那对孙小梅来说正是最好的奖励。

  她用灵巧的舌头舔过林峰肉棒上的每一处缝隙,将残留的精液全部吞进了肚子里。

  林峰的肉棒在小梅的侍奉下很快就恢复了雄风。

  「哦,好爽啊,小梅,你是什么时候学会了这么厉害的技术?是不是给男人吹得多了,自己就学会了?」林峰感受着小梅温柔曼妙的口技,心里默默地感叹着。

  而孙小梅似乎也能读懂林峰的心思,她一边更加卖力地又舔又吸一边在心里默默地回应真。

  「是的,小梅为很多男人都做过,所以才会很熟练。能在死前为峰你做一次我也能够满足了。」

  「哦,小梅,你还真是淫荡啊。」

  「峰,你喜欢淫荡的小梅吗?」

  「喜欢,淫荡的小梅也一样很好。」

  在阴茎和口腔的连接中两人似乎达成了一种奇妙的心灵感应,他们互相读懂了对方的心思在沉默无声间完成了最后的情话。

  「小梅,我要来了,我要割下你的脑袋了。」

  「峰,来吧,我愿意把一切都交给你。」

  林峰终于有些忍不住了,小梅的舌头每次扫过他的龟头都让他全身一阵紧绷。

  他紧紧地握住匕首,将锋利的铁尖抵住了孙小梅的喉咙。

  冰凉的刀锋让孙小梅全身一颤,她知道自己的最后一刻就要来了,于是更加拚命地吸吮着林峰的肉棒。

  随着噗哧一声响,锋利的匕首已经刺进了小梅的喉咙。

  由于春药的作用小梅并不觉得很痛,她只是觉得一阵气滞,想要吮吸林峰的肉棒却发现呼吸已经完全被刀身阻断了。

  林峰轻轻地左右晃动着匕首,小梅脖子上的切开越来越大。

  一股股鲜血从切口间涌出,小梅呼吸的气流经过切口时发出一阵轮胎漏气般的哧哧声。

  鲜血的腥气刺激了林峰身体里原始的残暴。

  他用手揪住小梅的头发一边奋力挺动着腰身在小梅嘴里做着最后的冲刺,一边用匕首切割着小梅那纤细的脖子。

  「啊,老公,我的头好晕,我快要死了。」

  「撑住,小梅,撑住,我就要发射了。嗯。」

  林峰闷哼了一声双手同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小梅的颈椎已经被他割断了,那颗美丽的头颅就被他抓着头发揪了下来。

  滚烫的鲜血喷在了林峰的脸上,林峰也同时在小梅的嘴里爆发了自己的精华。

  他揪住小梅的秀发将她的头颅举起,鲜红的血液和洁白的精液混在一起从她那被割断的脖子中滴了出来。

  林峰看向小梅的脸,只见她半闭着的双眼中透露着一股喜悦的神采,娇美的脸上还定格着一丝甜蜜的微笑。

  看来她真的很幸福,林峰这样想着自己也笑了起来。

  这时几个员工推着一架不锈钢的架子走了过来,他们像拖一头死猪一样将孙小梅无头的尸体拖到了一边。

  海也走过来接过了孙小梅的人头说道:「感谢先生的帮忙,下面我们的工作人员将为我们料理这只肉畜。这段时间我们不妨来玩个『击鼓传花』。」海说着将小梅的人头抛向了观众,一个高个子的男人一伸手就接了过去。

  「好的,就是这样。」海继续说道。

  「先抢到的朋友可以用孙小梅的人头口交,射过之后再传给下一位朋友。让肉畜孙小梅再一次带给我们愉悦的享受吧。」

  在海的号召下,那个男人把自己的肉棒伸进了小梅的嘴里,用硕大的龟头不断顶撞着小梅那已经失去了生命力的舌头。

  而这时的林峰注意力却并不在这个击鼓传花的游戏上,他要看看这些人要如何处理小梅的身体。

  只见两个工作人员将孙小梅拖到一边,伸手为她剥下那双已经被精液浸透的丝袜。

  然后用两根皮带套住她纤细的脚踝,将她诱人的身子倒吊着挂在了架子上。

  他们先是用一支水枪冲洗掉那满身的精液,又用肥皂在她全身仔仔细细打了一遍。

  当泡沫都被冲洗掉之后,孙小梅的身体又恢复了从前的洁净,而且由于血液已经被控干,她的皮肤也变得更加的白皙细腻,让人看着就有一种想要咬一口的冲动。

  林峰不禁有些感叹,难怪这些人要杀女人吃,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诱惑了。

  洗干净身体之后,一个厨师模样的人拿着一把尖刀从小梅的耻骨刺入一下划到了她的胸口。

  雪白的肚皮向两侧一翻,那些花花绿绿的内脏一股脑地都涌了出来。

  那个厨师显然很有经验,他预先已经在孙小梅身前放了一只废料桶,孙小梅的肠肠肚肚全都落尽了桶里。

  厨师又把小梅的心肝脾肺全都摘下来扔进了桶里,五颜六色的内脏漂在桶里看起来倒也和猪下水没什么区别。

  不单是内脏,现在孙小梅自己也和一块猪肉没什么区别了。

  厨师又拿起水枪将她里里外外冲洗了一遍,现在的小梅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放到了砧板上等着被料理的猪肉。

  工作人员又过来解下孙小梅的身体为她擦干了身上的水珠,然后又取出一双丝袜套在了她那修长的美腿上。

  厨师取过一根长长的穿刺杆,从小梅那已经被截断的肛门刺入又从她脖子上的断口刺出。

  现在孙小梅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只串在烤架上待烤的乳猪了。

  看着他们将穿刺好的孙小梅架在火上烧烤,林峰又觉得胯下的肉棒不自禁的硬了起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击鼓传花的游戏已经结束了。

  厨师将被烤熟的孙小梅取下来装在一个特制大盘子上用车子推了上来。

  只见孙小梅娇美的身躯被烤得油光光的,闻起来更是香气扑鼻,林峰看着不禁吞了吞口水。

  一旁的李中倒是乖巧的很,他抢在所有宾客前面冲到了孙小梅身边切下了一只连着脚丫的小腿带回来给林峰说道:「林总,您尝尝。这腿上的丝袜也是能吃的,您放心的吃。」

  林峰接过那条包裹着黑丝的小腿不禁在心里暗暗地感叹。

  「小梅啊小梅,你就算是被烤熟了也还是这么诱人。」他用手指揭下一块烤焦的丝袜放进嘴里,那丝袜入口即化有些像糯米纸,味道微甜之中还带着烤肉的香味真是妙不可言。

  林峰这才急不可耐地抓起小梅的小腿狠狠地咬了一口,烤焦的皮肤,融化的油脂,劲道的肌肉,这就是小梅的味道啊。

  林峰咬着一块小梅的腿肉细细的咀嚼,那香甜的味道让他舍不得下咽。

  「小梅,这是你的肉,我要把她全部吃掉。」林峰这么想着抱着孙小梅一条丝袜小腿开始狼吞虎咽了起来。

  香脆的皮肤,滑腻的脂肪,小梅的每一寸肌肤都是如此的美味。

  林峰吃光了小腿上的肉又开始啃食那只小巧的脚丫,小梅蹄子上丰富的肌腱让他嚼得不亦乐乎。

  还有那烤得烂熟的脚趾,林峰将她们含在嘴里用舌头轻轻一舔就融化在了口中,那温柔的口感简直就像从前的小梅一样。

  林峰吃光了小梅的腿肉还觉得有些意犹未尽,而小梅的肉体此时已经被分割干净了。

  宾客们有的抓着一块乳房大嚼,有的捧着一片臀肉乱咬,更有的拿着一截啃干净的肋骨像逗弄小狗一样逗弄着身边的女奴。

  林峰看了看手里还握着的一截腿骨,将那润滑的骨膜含在口里用力一咬。

  只听喀拉一声,孙小梅的腿骨被他咬得纷纷碎裂,一股香喷喷的骨髓流到了林峰的嘴里。

  林峰用舌头轻轻一舔,那种温润滑腻的感觉彷佛融化的美玉一般。

  「这才是小梅骨子里的味道啊,如此的温柔顺服。」这么想着,林峰不禁流下了两行眼泪。

  宴会结束之后李中恭恭敬敬地把林峰送了出来,而林峰却并没有开着车立即回家。

  他看到工作人员把小梅沾满了精液的人头扔进了装下水的桶里,他要把小梅捡回来。

  果然不出所料,一辆垃圾车从小巷里开了出来。

  林峰开着车远远地跟在后面,直到看着他们把一车垃圾倾泻在了垃圾场中。

  林峰跑上去不顾肮脏地在垃圾堆中寻找,终于在一堆残缺的骨头和臭烘烘的内脏中发现了小梅的人头。

  她还是那么美,脸上还带着那副满意的微笑。

  林峰抱起人头飞快地跑进车里彷佛怕被人抢走一般。

  他抱着孙小梅的人头迫不及待地解开裤子掏出了自己的肉棒。

  「小梅,小梅,我需要你啊。」这么念叨着,林峰一下把自己的肉棒从孙小梅脖子的断口中刺了进去。

  孙小梅的人头就这样套在他的肉棒上随着他的挺动上下摇动,彷佛还在向他点头致意。

  「小梅,小梅,你怎么这么淫荡,都死了还这么舒服。」林峰一边说着一边用肉棒狠狠地戳击着小梅柔软的软颚和舌根,孙小梅紧窄的喉管也强烈地刺激着他的肉棒,她那微微上扬的嘴角让林峰觉得她彷佛还活着一样。

  「啊,小梅,我要射了,你接好!」林峰闷哼了一声一股精液猛地喷在了孙小梅的嘴里,涌动的精液从小梅的口角流出沾在她洁白的脸上让她看起来更加淫荡。

  林峰轻轻把孙小梅的人头从肉棒上拔了下来紧紧搂在了怀里。

  「小梅,我的小梅,我爱你。无论你是贤淑还是淫荡,你永远都是我的爱人。」林峰就这样抱着孙小 梅的人头在车里沉沉地睡着了,也许在他的梦里小梅还会再活过来和他再来一次淫荡的宰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