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好乐迪包厢做爱
好乐迪包厢做爱

好乐迪包厢做爱

或许会有人常问:「在你做爱的地点中,哪一个地方最为劲爆的?」我的回答是:「其中一个是好乐迪的包厢。」是发生在我两年前的生日当天,2003年的10月19日,和一群朋友去唱歌庆生所发生的。

  追根究底,其实都是酒所惹的祸吧!

  10月12日星期天,一早被闹钟吵醒,回神后赶紧去梳洗一番。

  因为今天政龙将陪我提早过生日,下午他就得返回部队去了。

  属于我们俩人的这一天将从陪我晨跑开始,我有晨跑的习惯是前阵子开始的。

  表面上虽是想多运动,其实真正的目的是要多培养体力,好应付政龙的……。

  政龙陪着从家中开始出发,跑到附近的国中操作稍做休息后再跑回程。

  回程的路上我们到一家每天必去的早餐店去吃早餐\.老板娘:「咦?今天那么早啊!还有人陪唷,男朋友吗?」我微笑的回道:「是啊!麻烦给我来两份炒面和紫菜汤,谢谢. 」接着我们便开始吃着早餐,一边计画今天到下午五点的行程。

  政龙:「等等想先去哪逛?不是说要买东西吗?」我想了想,说道:「现在还太早了…店都没有开,等等回家先冲个澡,然后先「休息」一下!」我刻意的强调休息二字,政龙也马上知道了我的意思了。

  满脸疑虑的说:「你这样不会太累吗?」

  我微微笑着道:「不会不会!不然你想想嘛!晚点逛街、中午吃饭、下午再晃一下,根本没时间啰!」政龙一听,开始考虑思索着,露出了「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的表情。

  我见状再接着说道:「而且…下午你就要回营区了耶,下星期不是没放假吗?

  这样就两个星期耶!」

  政龙一听到这句话,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苦笑。

  相信也有很多当过兵且有女朋友的男孩子都会有相同的想法吧!

  就是当自己放假后,一定会找女朋友好好泄欲一番!而返营前似乎也喜欢来个离别的温存……为什么我会知道呢?因为从政龙入伍至今,我也深受这个不知算不算自然的反应所害。

  每当政龙留守后放假的当晚,我一定很累……

  政龙似乎觉得事情都被我说中了,不好意思的说:「好吧!那我们等等就先回家。」「我可是为了你好唷!」我的心里这么想着,但其实是自己也想要……于是在吃完早餐后,慢慢走回家里洗去一身的汗水后,准备办事!

  我们还是依然习惯从接吻开始,我坐在床边,而政龙坐在我的旁边,开始搂着我吻了起来。

  我立即的将舌头攻往政龙的嘴里,而政龙察觉后,开始动口吸吮着我的舌头,我以舌头在他的嘴里和他的舌头交缠着,舔着他的上颚、牙龈、舌根。

  此时胸口开始一阵酥痒,我的呼吸开始加快。政龙见状,将原本搂在我腰间的手伸入衣内往上移动,开始轻抚我的胸部。

  政龙忽然吓了一跳说道:「你没穿胸罩喔?」

  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明知要办事了,干嘛还要穿啊?还不是得脱掉…」政龙一听,失望的说道:「可是…我喜欢脱掉你胸罩的感觉…」「你这个色魔…」我一听,皱了皱眉头说道。

  忽然政龙开始发出邪恶的笑声:「嘿嘿嘿…我是色魔…小姐,你现在在我手中,跑不掉了!」接着便开始搔我痒.

  我一时禁不起搔痒的在床上躺下来扭动身体挣扎,「哈哈…不要这样啦!好痒喔!」我开始向政龙求饶了。

  政龙也跟着我躺到床上,再继续吻着我,并以手指开始逗弄我的乳头. 一会儿,政龙脱去了我的上衣,再以手掌在我的腹部来回轻抚画圆. 腹部也是我的敏感带之一,在一阵酥痒下使我的腹部不停的收缩,呼吸再度加快。

  政龙正吻着我的耳垂,接着在我耳边轻说:「这样舒服吗?想不想更舒服呢?」我以娇柔无力的声音回答着政龙:「想…」接着政龙缓缓的往下亲吻,经过了颈部来到了胸部,开始吸吮我的乳头,并以牙轻咬、以舌轻挑的方式再加以刺激。

  每次这样的刺激下,不禁都让我发出轻柔的呻吟声,而另一边的胸部也正遭政龙以手加以揉捏。

  如此已经让我身体开始扭动,下体也开始渗出了些许的体液。

  过了一会,政龙将手伸进了我的裤子内,发现了我连内裤也没有穿,便将手指直接插入了我的阴道内开始抖动着手臂。

  突发的刺激,让我不自觉的紧捉住政龙的手臂,双腿想要合拢,却也因为政龙的刺激而显得无力。

  我开始发出了激烈的呻吟,随着时间的经过,政龙渐渐的增加力道并加快速度。

  在这样的刺激下,我有了第一次高潮。

  一会儿,政龙忍不住的将阴茎抵向我的阴道口,奋力往前一挺!

  瞬间我感觉一阵电流流窜全身,双手同时的紧握床单,头向后仰、身体微拱。

  我发出一声轻吟,政龙在插入后并没有马上的抽动,开始再以舌头与我交缠着…「好棒…今天感觉…不太一样…」我轻声温柔的说着「当然…希望每次都能让你有新感觉!」政龙如此的说着……我听了会心一笑,将头抬起吻了政龙一下……

  此时政龙开始缓缓摆动起他的腰部,才过一下子,政龙便坐起将我身体侧翻,让我双腿都在他的右边。

  又过一会,他将身体侧躺在我身后将我抱住,再开始撑起我的身体,我随着他的动作缓缓的起身。

  接着我便发现,体位竟已经换成背后的狗爬式?此时政龙示意要我将双手往后举起。

  接着他将我的双手抓住,在自己将腰前挺时顺势将我双手往后拉以带动我的身体往后靠。

  如此强烈的撞击,让我每击都发出了呻吟声,「嗯…啊…啊…这感觉好棒…」之类的话语不禁的从我口中出现.

  接着政龙将我双手放开让我将上半身撑着,他双手扶住我的腰后开始猛列抽动……忽然出现了如此巨大的刺激让我一时间无法招架而开始求饶。

  「啊…不要这样…慢点…」可是政龙似乎不愿意停下来……就在这个时候我听见了手机响了,便趁机要求政龙停止动作好让自己逃离这猛列的攻击。

  「喂?你好。」很固定的开场白!

  「冰吗?我啦…小鱼!」电话一头传来高中同学小鱼的声音。

  「啊!小鱼啊?好久不见呢!怎么会想到打电话跟我聊天啊!?」「下星期日不是你生日吗?我们打算要帮你庆生,一定要到场啊!」「真的吗?好啊!要去…啊…!」此时我的阴道忽然传来一阵刺激…原来是政龙冷不防的忽然猛攻了一下。

  「怎么了?」小鱼问道。「不…没事…没事…」此时政龙又猛攻了一次,这次我强忍了下来……我捂住嘴,先习惯了政龙这阵的猛攻,接着带着喘息开始继续和小鱼讲电话。

  「我们…要去哪庆祝啊?」我强忍住呻吟,娇弱的说完这句话。

  「大家想去唱歌耶!你觉得呢?……怎么了?好像不太舒服,声音怪怪的喔!」小鱼发现了我的不对,开始追问了起来。

  「不…没事…」我依然强忍着回完这个问题. 「是吗…?」小鱼开始疑惑了起来,为安全起见我决定先挂了电话。

  「小…小鱼,我晚点再打给你好吗?我现在…有事…」说完便准备将手机合起…结果就在那一瞬间,政龙使力的猛撞,我不禁的大叫了一声,而此时才刚好将手机给合上。

  「要死了喔!这时候还猛欺负我…」我深怕小鱼发现正在办事,而羞得怒了。

  此时的政龙并不说一句话,反而以更强烈的动作对我展开猛攻…如此之下,让我脑中的怒思瞬间被快感冲散…使我依旧继续沉醉在欢愉之中…我开始忘我的呻吟,政龙的技巧越来越好了…加上可能因为当兵,体力越来越好…「龙…我快了…受不了了…好…好棒…」听我这么一说,政龙也准备做最后的冲刺。

  政龙让我平躺在床上后,将我双腿举高合起抱住,然后开始抽动…没有多久,我再次的到达高潮,身体开始微微抽搐着…阴道也同时收缩了起来,此时政龙再次猛抽了十数下后,最后奋力一挺,便射了出来…我紧紧的抱住政龙…两人此时安静的偎在一起喘息着…结束了今天的大事……「老婆…小峰他们也说要帮你庆祝说…」政龙说着。

  「嗯…好哇…那就和我同学一起来吧!我再跟他们说时间地点. 」我轻声的回着。

  「嗯…好。」政龙亲了亲我的脸颊后回道。

  晚上我便打电话给小鱼,详谈了庆生会的地点,决定先一起吃个饭后再到好乐迪唱唱歌。

  同晚也打电话给我男朋友的朋友小峰,告知他时间和集合地点,并请他转告其他人。

  接着便打电话给政龙道晚安,顺便说说庆生会当天的行程与人数。

  政龙也很高兴有那么多朋友可以帮我庆生,也先预祝我生日快乐。

  庆生会当晚,我们在餐厅门口集合,不包括我共三女五男。

  其中小鱼、佩旻、阿志、阿德、小政是我同学. 而小峰、小赖是我男朋友的死党,佩雯则是小峰的女朋友。

  人数到齐进了餐厅当然二话不说大家就开动了,同学们许\ 久不见一定是开始闲话家常。

  小峰他们则关心着政龙的近况,搞不好是得了未入伍恐惧症,都在问政龙在军中过的如何。

  此时小鱼偷偷的靠到我身旁咬耳朵…

  「冰…我问你…你们那天是不是在…那个那个?」小鱼忽然的爆出这个问题. 「啊!?这…」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乖乖的点点头了!

  「哇!那时候你家那口子还敢动喔!?」小鱼一脸惊讶的问。

  「他…故意的啦…,你怎么会知道的啊?」我疑惑的问。

  「听你挂电话前的那个叫声啊…」小鱼偷笑着说. 「哇咧!真的被你听到了喔!」此时真想找个洞钻进去呢!

  「你一定很性福吧!听你那声音就知道…」小鱼不饶人的追问。

  「呵…还好啦!」我尴尬苦笑的回着。

  「哈!别假了!一定很棒吧!」小鱼调皮的问着。

  「借你用用看不就知道了?」我也调皮的回着。

  此时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大笑了出来…

  餐后所有人依照原定计画来到好乐迪,进了包厢后大家便抢起了歌本开始点歌。

  小鱼先帮我点了生日快乐歌大家一起唱了之后,小峰则点了快乐鸟日子来带热气氛。

  中间我拿起了麦克风说道「如果我真的活了两千三百多岁啊,我家政龙早就不要我啰!」此时大家笑成了一团,小鱼便调皮的站起来举手大叫「你家政龙不要,我要!」一听大家又开始大笑了起来。

  小峰说这种场合应该少不了酒,拿了准备好的酒后,开始发挥所长的调了起来!

  就这样一杯杯鲜艳的鸡尾酒就出现在桌上给大家品尝。

  我虽然不是很喜欢喝酒,但朋友的手艺总该捧捧场吧!

  可是大家仗着我今天寿星,边唱哥边拼命敬酒,我很快的就招架不住了。

  我开始觉得失去平衡感,头重手重的整个人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开始起了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隐约的感觉到有人正轻抚着我的左大腿,但却又不以为意的继续睡着。

  此时不时的感觉好像有人在跟我说话,但又好似没有,整个人昏沉沉的。

  接着我渐渐的被来自我阴部的刺激给弄醒,迷糊的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

  我我才发现我竟然是已经裸着下半身双腿开开的靠在桌上了…而有个男人正贪婪的吮食着我的下体…此时我意识越来越清晰,快感越来越强烈…我开始不禁的呻吟,低头想看清楚这男人是谁. 仔细一看我才发现是小赖,「小赖…你在做什么……不能这样…」我发着软弱无力的声音问道。

  小赖并没有理会我,依然忘我的吸舔着我的下体…,我转转头看看身边,发现佩雯正坐在小峰的大腿上,而小峰则以右手伸进了她的裤子里,左手伸进衣服里抚摸着她的身体…小鱼则睡在另一边,其他人都不见了…,萤幕上的歌曲还是继续播放着…只是没有人去唱…我想呼叫小鱼,可是音乐声盖过了我的声音,小赖以双手扶在我大腿上将我的腿撑开. 我想反抗,却又无力去反抗这一切…只能任小赖侵犯着我…「小赖…别这样…放开我好吗…」我试图将双腿合起…但小赖都立即以更大的力道将我腿挡回去…「啊…小赖…不要这样子…你不能这样…」我与带呻吟的继续想让小赖停下他这疯狂的行为我开始想向小峰求救,可是小峰正与佩雯做的火热,根本没有看向我这边…我使力的以双手撑起身体,再试图的逃离,此时小赖忽然起身靠近我,对着我说:「是你自己发浪解开裤子的钮扣和拉链的,也是你要我脱掉你的裤子的…刚刚还自己把腿张开呢…」此时我听小赖这么一说,根本都毫无头绪…。接着他又说:「你这个骚女人…我想上你很久了,今天你自己送上门,你说我怎么可能放过你?」说完便将身体整个压在我身上,开始强吻我…我一时不防,马上就让他将舌头伸进了我的嘴内开始舔着我的舌根…嘴内还不时的尝到一股淡淡的咸味…「这…是我的水吗…?」心里问着自己。

  接着小赖将手伸进了我的衣服,将我的上衣整个翻开,拉下了我的胸罩后便开始揉着我的胸部…在这连续的攻势下,酥麻感一波接一波,我竟已经忘了要反抗了?

  「不…不行…我不能这样子…」脑海中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但却又渐渐被身体的快感给吞噬掉……不久…我已经完全的放弃了挣扎…任小赖享用着我的胴体…而我则顺着到达大脑的电流…不断的发声轻吟着……小赖坐到我的右边,指示着我将双腿完全打开,我当时不知为何的照做了…右腿放在他的大腿上…他不断的以右手在大腿内侧来回的摸着,左手则绕过我纤细的腰以手指插在我阴道内…我将头转过去和他相吻着…舌头不断的相互缠绕着……不久隐约的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呻吟声…,我顺着声音望去…惊见了小峰与佩雯的春宫大戏……这一幕着实的为我带来莫大的刺激,小赖见状问道:「怎么了?看他们这样…想要了吗??」我忍着不回答…谁知小赖见我不回,便将手指抽离了阴道,以中指腹开始揉起了我的阴蒂……最后我终于还是忍不住了…说道「我要…小赖…我要…」此时小赖得势,趁机问道:「你想要什么?你该怎么做呢?」此时的我已经冲昏了头,再淫秽的话也说的出口「我想要小赖的肉棒…」说着便伸出右手解开小赖的裤扣并拉下拉炼,伸手进去将他那早已硬得不像话的阴茎掏出来…「求我看看…」小赖又说道。此时的我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小赖…求求你…我要…插我…」右手依然紧握着他的阴茎说着。

  小赖一听便起身站到我的面前,脱下裤子后靠上身体,将阴茎对准了我的阴道后说:「你这女人真的很骚…看我怎么E04死你…」说完便挺腰,将整个阴茎没入了我的体内…小赖一开始没有猛烈的抽动,双手抓着我的胸部,缓缓的来回摆动着他的腰「真不错,比我马子还要紧的多…,要不要我用力E04你啊?」小赖说道此时只想得到最大快乐的我,点了点头示意。「妈的!骚货!」才一说完,小赖便开始加快腰的摆动速度…此时因为小赖并没有吻着我,使我顺着感觉不断的淫叫着……就在一首歌结束后安静下来的那几秒钟,小峰听见了我的声音转头查看。

  发现我上衣被撩起,裤子被丢一旁,内裤则还挂在脚踝上…几乎全裸着身体…而小赖正光着下半身并紧贴在我的腰下不断的抽送着……小峰看到傻了眼,马上起身穿好裤子后靠上来将小赖强行拉走……便开始对小赖一阵大骂,「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这样怎么叫我跟阿龙交待!」说着便要佩雯叫醒小鱼后,先带着我回家……

  我在佩雯和小鱼的陪同下,搭着计程车回家,路上一直想着自己刚才的行为…为自己感到羞耻,对政龙感到羞愧…当场便哭了出来……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面对男朋友…而佩雯和小鱼则不断的在一旁安慰我……我在到了家后,洗了个澡…并在浴室的浴缸内大哭了一场……而这件事情,我还是不敢跟政龙说……。

  【完】